开元棋牌刷水
  • 欢迎光阳城县供销合作社联合社
  今日头条: 关于发展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实践与探讨
主页 > 史志·论坛 >

山西省棉麻公司史志 (1978年—2006年)

发布时间:2017-12-02 07:17 阅读次数: 来源:阳城县供销合作社联合社

山西省棉麻公司长期以来受国家委托对全省棉花的收购、加工、储存、调运、供销实行指令性计划管理,主要任务是:组织棉麻生产、经营棉花、麻皮的购、销、调、存业务,服务纺织工业,供应军需民用。

山西省棉麻公司建立初、中期,机构、人员均较少,1965年有职工70人(包括战备库专项办公室人员),下设人事科(政治处)、秘书科、计统科,财会科、加工科、采购科、供应科。至1975年公司职工及机构大体同1965年一致。1980年,由于业务扩大,经营设施增加,公司职工增至157人,下设政工科、秘书科、计统科、财会物价科、加工机械科、直属科、技术检验科、采购科、仓储供应科、汽车队、新营仓库。

1980年—1984年,公司曾对地、市、县棉麻公司及基层收购加工单位实行人、财、物、产、供、销统一管理,下设5个分公司(运城、临汾、晋城、榆次、离石分公司)、4个采购供应站(太原、侯马、介休、孝义采购供应站)、28个县(市)棉麻公司(平遥、介休、榆次、临汾市、临汾县、侯马、襄汾、翼城、洪洞、曲沃、霍县、交城、文水、汾阳、孝义、运城、绛县、新绛、稷山、闻喜、万荣、河津、临猗、夏县、垣曲、芮城、平陆、永济)、24个棉花接运站(直属库)(榆次直属库、祁县、平遥、甘亭、张礼、洪洞、襄汾、高显、临汾直属库、东镇、闻喜、水头、安邑、解州、于乡、董村、运城直属库、永济、风陵渡、新绛等)、238个基层收购厂站,并代国家管理15个棉花储备库(六五一、六五二、六五三、六五四、六五五、六五六、六五七、六五八、六六一、六六二、六六三、六七二、六七三、六七四、六七五)。1984年后,经省政府批准,主产棉县公司及基层厂站分属出去,由地、市、县供销社直接管理。

1990年,山西省棉麻公司有职工2139人(不包括临时工),其中离退休职工444人,合同工79人,下设人教科、秘书科、计统科、财会科、行政科、供应科、加工科,太原制棉厂、劳动服务公司、皮件厂、新营仓库、招待所。分支机构有5个分公司、4个采购供应站,7个纺织品采购供应站、23个棉花接运站(直属库),代国家管理15个储备库,接收运城供销机械厂。

随着棉花流通体制改革步伐的加快,为了适应市场经济的需要,山西省棉麻公司在19972005年间先后进行了四次比较大的机构改革。

第一次是19973月,将省棉麻公司机关原来的18个科室合并精简为人事老干科、秘书科、综合业务科、财务科、收购检验科、党工办公室、行政保卫科、企业管理科、监察审计科、汽车队共10个科室,科室人员由119人压缩到79人,实行内退制度、干部聘任制,充实经营实体,鼓励职工停薪留职和顶替临时工岗位等。并大力开拓多种经营项目,新组建了棉业公司、外经公司、物资供销公司、建达公司等多个经营实体。全系统各单位也积极行动,在压缩人员、精简机构等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截至1998年末,全系统科室单位由原来的94个精简为48个,科室人员由686人精简为340人,压缩临时工465人。全系统职工总数由1996年底的2677人下降到1998年底的2122人。

第二次是199811月下旬开始,结合中央要求划转棉花企业附营业务的精神,省棉麻公司再次对机关和经营实体进行改革,将机关科室由原来的10个精简为人事监察部、财务审计部、业务部、经理办公室、党工办公室,科室人员由76人精简为29人,原有人员被分流组合到各经营单位和临时工岗位。并组建了物业管理中心,承担行政后勤、商务文印、内部保卫、基建和汽车服务等职能。同时,扩大棉花营销队伍,组建棉业公司。还将原有的7个经营实体合并组建了山西嘉棉多种经营有限责任公司。1998年末,将高平六五七、六五八、六七四和六七五“四库”合并,除保留必要的守库人员(10人)外,有28人办理带资自谋职业手续,其余14人组建了山西省棉麻公司晋城分公司高平仓储开发中心,实现了事业单位向经营企业的初步过渡。

第三次是20012月,按照《公司法》和现代企业制度的有关要求,在省供销社党组和省供销社改革领导组的指导下,从实际出发,全面实施产权制度改革。《山西省棉麻公司总体改革方案》十易其稿,经过了有关专家的论证和公司职工代表大会、省供销社党组、理事会的通过。620日,山西恒泰棉麻有限责任公司正式成立运营。之后,恒泰公司分别在运城、侯马、临汾、晋中设立了分公司。省棉麻公司物业管理中心、棉业公司、晋棉宾馆、运城分公司、孝义采供站、侯马采供站等单位积极行动,相继制订出改革方案。各单位都加强了财务统筹管理,进行了与体制改革配套的机构调整和人事制度改革,改进了工资分配办法,引入了风险金保证制度。孝义采供站在新的领导班子带领下,根据省棉麻公司的安排,将离石分公司、652653库纳入统一管理。

第四次是20057月,山西省棉麻公司本着以人为本、优化管理、减员增效的原则,推进职能管理部门的改革,再次对全系统的职能管理部门进行了精简,撤销了分公司业务、安全等相关职能部门,由省棉麻公司统一管理。同时,对人事、办公等其他职能部门也进行了相应的撤并。全系统职能部门由原来的48个精简为32个,精简比例达30%以上。全系统从事棉花经营人员增加了280人,经营人员占职工总数70%以上。在全系统实行双向选择、竞争上岗,建立“能者上、平者让、庸者下”的用人机制。彻底打破了讲身份、论辈份、看情份的用人观念。同时,不拘一格,打破部门界限,通过竞岗,破格提拔重用了一批懂经营、善管理的优秀人才。与此同时,公司对富余人员通过待岗、协议解除劳动合同关系、带资自谋职业等途径进行了妥善安置,对全系统临时工进行了大力压缩。全系统职工减少803人,经初步测算,压缩人员可直接节约费用约450多万元。

2006年末,山西省供销社棉麻系统(包括直属的山西省棉麻公司及各地、市供销社所属的棉麻企业)有地级公司8个,二级接转运站(包括直属库)22个,县级公司34个,棉花储备库15个。省供销社棉麻系统广大干部和职工,特别是第一线的职工,与农民群众同甘共苦,积极开展购销业务活动,克服了许多困难,完成了国家交给的光荣任务。

棉麻行业业务活动

一、棉花政策历史变革

收购政策: 1978年农业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后,统购棉、自留棉的界限已逐渐取消,遂暂停自留棉的换购。与此同时,对棉农的口粮安排,国家保证他们不低于邻近产粮队的吃粮水平。具体做法:对集中产区,实行粮棉“五定”,即定棉田面积、定棉花产量、定棉花交售任务、定自产粮、定口粮标准;对粮、棉兼种区,实行棉、粮统算,即把棉花折成粮食(本省0.5kg皮棉折4kg粮食)和自产粮加在一起计算产量,并根据亩产高低和贡献大小,分别规定口粮标准。同时规定棉花、土纱、土布不准进入集市贸易。

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为发展棉花生产,连续提高收购价格,并实行“超售加价”、“粮棉挂钩”和“收棉奖粮”等政策,棉花出现自给有余的大好局面。

1985年开始,国家对棉花取消统购制,实行合同定购。供销社根据国家的定购计划,与棉农签订合同。对合同内的棉花,国家除保证收购外,还按规定奖售化肥并给予比例加价。对合同外的棉花,由棉农自由购销,如卖给国家,则按牌价收购,不奖售化肥。当年确定山西省棉花合同定购任务8500kg

19851990年,国家继续委托供销社对棉花实行统一收购、统一经营,不放开棉花市场,不搞价格双轨制,实行棉花专营。

1993年,全国棉花合同定购数量为45亿kg,定购内的棉花仍由供销社统一收购、统一经营、并保证收购。在全国完成定购任务前,不得开放棉花市场。超过合同定购的棉花,将采取中央和地方两级储备的办法,用保护价收购。实际执行情况,收购量距离定购计划量差额较大。由于各部门对“放开”和“市场”的认识和理解不一,加上舆论的不适当影响,棉花流通秩序混乱。许多非棉花经营单位纷纷插手棉花收购、加工和经营。他们抬价抢购、虚高等级、掺杂使假、作弊获利,严重扰乱了棉花流通的正常秩序。因此,1994年,国务院颁布52号文件,决定棉花购销体制还是实行由国家统一定价,由供销社统一经营,不放开市场,不放开价格,不放开经营。1995年,国务院颁布8号文件,决定提高棉花收购价格,棉花购销工作要求继续坚持棉花不放开市场、不放开经营、不放开价格的政策,初步建立起中央宏观调控下的省长负责制,并不断加以完善。为提高棉花质量,防止资源流失,山西省人民政府规定从199591起,实行只收籽棉不收皮棉,对社会上的小轧花机、土打包机禁止销售和使用。对农村现有的40片以上(含40片)的小锯齿机采取作价补贴的办法,予以赎买、销毁。

1995年下半年以来,棉花购销形势发生了较大变化,由卖方市场变成买方市场。1996年度,国务院决定在继续坚持棉花由供销社棉花经营单位统一收购、统一加工、统一经营的前提下,实行国家计划指导下供需直接见面、双向选择、价格浮动,并在棉花交易会上用成交的办法进行棉花购销,先后召开了两届全国棉花交易会。这一举措改变了多年来实行的棉花指令性调拨计划、固定调拨流向和固定销售价格的传统模式,是棉花流通由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过渡的重要突破,同时也把供销社棉麻企业推向了市场。

1998年,为了稳定棉花生产、合理调整种植布局,改变国内棉花销售不畅、市场供过于求的状况,提高国产棉花的市场竞争能力,国家决定适当降低棉花收购价格,并将棉花价格由政府统一定价改为政府指导价,同时棉花供应价格放开,实行市场调节价,由棉花经营企业和纺织用棉企业协商确定,由市场形成。棉花经营体制不变,继续实行由供销社棉花经营企业统一收购、统一加工、统一经营的政策,并敞开收购。农业部门所属良种棉加工厂和国营农场只允许收购、加工良种繁育基地和本场内生产的棉花,收购加工后,交当地供销社统一经营。其他任何单位和个人一律不得收购、加工、经营棉花。

国务院从1999棉花年度起进一步改革棉花流通体制。总的指导思想是按照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要求,逐步建立起在国家宏观调控下主要依靠市场机制实现棉花资源配置的新体制。具体内容为:大力压缩棉花种植面积,调整种植结构。从1999棉花年度起,棉花收购价格按照市场形成价格的原则,由购销双方协商确定国家不再作统一规定。

20017月,国家对棉花产业实行“一放、二分、三加强,走产业化路子”的政策,来自各个渠道的竞争更为激烈,棉花价格受国际、国内市场等因素的影响增大。在之后几年间,国家改革棉花质量标准,推行公证检验制度,实行优质优价;棉花企业在市场经营和市场管理中积极探索适应形势的棉花购销方式、方法,适时调整营销策略;拓宽棉花经营渠道,减少流通环节,实行棉花收购、加工的资格认定制度,供销社及其棉花企业、农业部门所属的良种棉加工厂和国营农场、经资格认定的纺织企业均可以直接收购、加工和经营棉花,个体棉贩和其他任何未经资格认定的单位,一律不得收购、加工和经营棉花,各地不得新上加工籽棉项目;完善储备棉管理体制,实行储备与经营分开;培育棉花交易市场,促进棉花有序流通;分清职责,做好棉花收购资金的供应和管理;加强棉花进出口管理,确保有效的宏观调控;规范棉花企业与供销社的关系,深化棉花企业改革。

预购政策:1950年,为把棉花生产和收购纳入国家轨道,开始实行棉花预购政策, 19581960年因国家经济调整,曾中止执行预购政策。1963年重新恢复,至1985年国家实行合同定购政策后,停止执行。

1992年,由于黄河流域受到棉铃虫的严重危害,全国棉花收购量大幅度减少。为了做好棉花生产工作,国务院规定,1993年度发放扶持棉花生产贴息贷款。即按照定购合同,每定购一担棉花发放45元贴息贷款。这笔贷款,在当地供销社、棉麻公司和良种棉轧花厂同农民签订定购合同后,由农业银行通过供销社、棉麻公司和良种棉轧花厂发放,植棉户凭合同贷款,中央财政贴息。秋季农民交售棉花时,收回贷款。由于1993年棉花严重减产,扶持棉花生产贴息贷款回收较慢,收回率仅为40%。为了减轻收购企业负担,1994年对没有收回部分,由内贸部商中央财政继续贴息。从1994年开始,停止发放扶持棉花生产贴息贷款。

奖售政策:1973年,国务院决定,奖售化肥由商业部专项拨付和结算。山西省决定按播种面积每亩预拨化肥40kg,然后按实际交售每亩皮棉拨给35kg化肥奖售结算。自留棉换购,每0.5kg皮棉给5市尺布票。19784月,国务院决定提高棉花奖售化肥的标准,改进预拨方法。从1978年新棉上市起,每担皮辊棉奖售化肥40 kg ,锯齿棉奖售化肥42 kg。奖售化肥预拨方法, 1979年起改按上年实际交售量在3月底前给社队预拨40%7月底前再预拨40%,收购后直接和基本核算单位结算。1980年棉花实行超购加价后,又规定超基数收购部分棉花,每0.5kg皮棉奖售粮食1kg

1981年开始,国家实行粮棉挂钩。本省规定,在棉花定购基数内,棉农每交售1kg皮棉,补助粮食1kg;超定购基数外,每交售皮棉1kg,奖售粮食2kg。凡完成国家植棉计划,棉农基本口粮保证吃到190kg,不足部分由粮食部门补齐。同时,每交售1kg皮棉奖售1kg标准化肥。1982年又规定从新棉上市起,在棉花定购基数内,每交售1kg皮棉,奖售粮食1kg;超定购基数,每超售1kg皮棉,奖售粮食2kg(粗细粮各半),棉农口粮和粮区一样不封顶,不规定最高限额。每交售1kg皮棉,奖售3kg标准化肥(其中大化肥1kg,磷肥0.5kg,小化肥1.5kg)。并规定棉花预购定金在3月底前发放到棉农手中,由供销社和生产单位或个人签订合同,按规定的品种、数量,如期如数保证供应。此外,一段时期还制定了奖售自行车、缝纫机等紧俏工业品标准。

1985年,国家调整棉花政策,大部分奖售政策调减或取消,山西省一直保持了斤棉斤肥的奖售标准。1988年,国家规定每收购5kg皮棉奖售平价柴油2.kg。山西省决定每交售5kg皮提取生产奖励金0.30元,用于奖励在棉花生产和收购中做出突出贡献的单位和个人。1989年,奖售化肥在斤棉斤肥的基础上,增加磷肥15kg,奖售柴油标准不变。每50kg皮棉提取的棉花生产奖励金由0.30元提高到1元,由用棉单位支付。

1990年,为了协调毗邻棉区之间的关系,稳定收购秩序,防止“棉花大战”,国务院规定,地方各级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制定的优惠措施,如为发展棉花生产而增加供应的棉农口粮和农业生产资料,只能以实物形式体现在生产过程中,谁出政策谁负担,不得折价计入收购和调拨供应价格,禁止在收购时兑现,一律改为次年2月收购基本结束后方能兑现。1993年,国务院规定合同定购数量内收购的棉花的奖售物资改为以差价方式兑现,即由过去参照上年实际收购量按平价供应实物,改为按当年合同定购数量,氮肥保量按综合价,磷肥、柴油按议价供应。在收购棉花时,将肥、油的平议(氮肥为综合价)差价部分以货币方式,每交售50kg棉花将平议差价12元直接付给棉农,这笔差价,由中央财政负担,同加价款一起在收购时向农民兑现。同时,继续征收棉花技术改进费并提高征收标准,四级以上纺棉由0.3/50kg增加到0.5/50kg,由棉麻公司在供应棉花时收取,交农业部门用于改进生产技术。从199391起,为了进一步调动棉产区的积极性,山西省决定,在国家规定的供应价格之外,继续执行每50kg棉花提取1元生产奖励基金的办法,并建立扶持棉花生产基金,每50kg棉花收取10元扶持生产基金,由用棉单位负担,可计入纺织企业生产成本,并由棉麻公司开增值税发票。生产扶持基金列专户管理,使用办法由省集中使用10%,其余90%按二级站棉花的实际数量和供应情况分期返还地、市,用于产棉县(市)、乡(镇)的棉花生产开发、新技术改进、生产保险以及因遭受灾害棉花质量下降严重对农民的风险补助等方面。

1994年,为了提高调出地区的植棉积极性,保证省内调拨计划落到实处,山西省政府规定,省内地区间棉花调出按照国发[1993]3号明传电报精神,调入地区每50kg棉花补给调出地区20元。由省棉麻公司按实际调拨数量向用棉企业统一收取,交给棉花调出地区棉花主管部门掌握使用(其中80%返还产棉县、市)。此项资金的用途与扶持棉花生产基金相同。

1995年,为适当增加棉花的科技投入,将棉花技术改进费由每0.50/50kg提高到1元。实行每50kg皮棉收取1元生产奖励基金、1元技术改进费、10元生产扶持金和20元地区间调拨奖励的优惠政策,为促进山西省的棉花生产稳步发展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但由于1995年上半年以后棉花供大于求的问题越来越严重,纺织企业也无力承担,从此,这些政策陆续不再执行(生产奖励金和技术改进费止于1998年,生产扶持金和地区间调拨奖励止于1997年)。

二、棉花生产与收购

1971-1980年,山西棉花生产出现了不稳定局面,多数年份产量下降,一直处于徘徊状态,产量低而不稳,逐渐滑坡。年平均种植面积351.95万亩,年平均亩产19.65kg,年平均收购量为7060kg,是新中国建立后的一个低产阶段。1980年,全省棉花收购量为7730kg,比1970年下降3.1%

为迅速扭转棉花生产长期落后的局面,1981年以后,国家实行粮棉挂钩和奖售政策。由于政策倾斜和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棉农的积极性空前高涨,加之推广应用了一些适用的植棉科学技术,棉花单产和总产及收购量都有新的提高。1982年棉田面积333.6万亩,收购量达到11790kg,创历史最高记录。1984年,全省棉花种植面积为328.32万亩,亩产40.5kg,总产创历史最高水平,达13310kg,收购9800kg,省内用棉基本实现自给。连续几年棉花丰收,使国家棉花库存急剧增加,出现棉花供大于求的局面。为了减轻压力,国家采取了调整农业结构政策,在植棉政策上,取消了棉奖粮和对北方棉区5%的补贴价,调低了棉花收购价格。1985年,我省棉花再度滑坡,种植面积减为181.71万亩,比上年减少45%,收购6158kg

由于棉田面积减少而自然灾害严重,棉花产量出现较大幅度的下降。1986年植棉面积下降到140万亩,比解放初期1949年的144万亩还少,收购量只有5945kg。与此同时,国内对棉花及其制品的需求量扩大,出现了供应偏紧的情况。对于这种在短期内供求出现较大变化的情况,国家及时采取了相应的政策,以调整国家同农民、工业同商业、产区同销区的关系。1986年—1990年是山西棉花生产恢复发展的重要时期。期间,国家曾三次大幅度提高棉花收购价格。山西棉花生产从1987年开始走出低谷,棉花亩产一直稳定在50kg以上。连续四年稳定发展。在此期间,供销社棉麻公司加强了对棉花生产的扶持工作,给重点户、专业户以各种扶持。到1990年,棉田面积恢复到195.51万亩,棉花收购量增加到8861kg,首次完成了国家合同定购任务。

棉区各级政府十分重视棉花工作,进一步发挥植棉技术的增产效力,使山西省的棉花生产得到恢复和发展,19901991年连续两年超额完成了国家合同定购任务。1992年根据全国棉花供求形势的变化,山西省决定棉农按照合同定购计划交售的棉花,继续由供销社统一收购、统一经营,收购价格和奖售政策不变。地区之间的丰歉调剂由省统一安排,超计划交售和无定购任务的县(市)种植的棉花,由供销社根据国家需要收购,或实行市场调节。省供销社和省棉麻公司积极筹建“山西棉花批发交易市场”。

1992年,山西省爆发严重的棉铃虫灾害,随后几年,又连续遭受春旱、夏涝、秋霜冻等各种自然灾害的打击,产量又陷入低谷,收购量下降到4776kg

1993年度,全国棉花种植面积继续下降,加之自然灾害的影响,棉花产量、收购量大幅度减少,供求矛盾十分尖锐。由于各地和有关部门对“放开”和“市场”认识理解上的偏差,棉花收购后期出现了流通秩序混乱、市场管理不严、多方插手收购、掺杂使假、哄抬价格、质量低劣、资源流失等问题,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所罕见,使供销社棉花收购量大幅度下降,山西省共收购棉花仅2575kg

1994年,针对上年棉花购销经营中掺杂使假违法犯罪活动猖獗、收购秩序混乱等状况,中央政法委员会、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监察部、国家工商局、国家技术监督局、国内贸易部等有关部门发出通知,要求各级、各有关部门加强棉花质量、市场的监督管理,严厉打击棉花购销经营中犯罪活动,维护好棉花市场的正常秩序,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健康发展。一年的整顿治理,使棉花收购的大环境出现良好的局面:一是棉花收购价格提高,农民种棉、售棉积极性提高;二是棉花产量比上年增加,供需矛盾缓和;三是市场管理力度加大,棉花质量工作有所好转,棉花收购秩序正常。当年棉花收购量达到4122kg

1994年以来,国务院根据棉花生产、流通、消费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制定了一系列政策,既保护了棉花产区和农民的生产积极性,满足了纺织用棉和其他用棉的需要,也增加了国家储备,棉花总的形势趋于好转,1995年全省共收购棉花4750kg。但从1995年下半年开始,由于国际、国内纺织品市场疲软引起的棉花调销困难,压库严重,纺织行业和棉麻企业效益下降甚至亏损的情况愈演愈烈。

为了提高农村商品生产组织化程度,减少生产盲目性,引导农民有组织地进入市场,加快农村经济的产业化进程,深化供销社改革,使供销社掌握丰富的农产品货源,更好地发挥流通主渠道作用,从1996年开始,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大力倡导积极开办专业合作社,本省在阳城、永济、万荣等县(市)也兴办棉花生产专业合作社,坚持为“三农”服务的宗旨,积极探索与农民结成经济利益共同体的道路。1996年度棉花购销始终呈现供过于求的状态,供销社棉麻企业因棉花滞销而出现前所未有的亏损局面。在困难情况下,供销社棉麻企业干部职工不负国家重托,认真执行国务院棉花收购政策,克服困难,积极收购,坚持正确执行棉花国家标准和检验规章制度,积极推进科技兴棉,加强棉花质量管理和信息网络建设,采取多种措施,完成了棉花收购工作和国家下达的储备棉花验收入库任务,当年共收购2514kg1997年,按照国务院关于对棉花实行省长负责制的要求,继续发挥山西省各级棉花生产收购集团承包组织对棉花生产的领导、组织、协调、服务作用。全省棉花合同定购情况是:植棉县35个,植棉乡镇454个,植棉村5996个,与80.67万植棉户共签订合同55.99万份,签订面积70.28万亩,定购数量2770kg,收购量1767kg

1998年,为了调控棉花供求总量、理顺棉花产供销关系,优化农业种植结构,保持棉花生产健康稳定发展,国家决定适当降低棉花收购价格。

2001年起,棉花收购受国际、国内市场的影响加大,植棉面积、棉花价格呈现出波动和起伏状态。

三、棉花供应与储备

(一)、棉花调拨供应

1961年,全国供销合作总社会同纺织部制定了棉花调拨供应办法,1978年和1981年,又分别对这一办法进行了修改,使棉花调拨供应工作更趋完善,各地供销社棉麻公司严格执行国家计划,同有关部门密切配合,保质保量按时完成了任务。山西省1958年后新建了山西纺织厂、晋华二厂等纺织厂。1960年后因总产有限,收购量下降,用棉增大,由棉花调出省逐渐变为棉花调入省。

1982年以后,棉花供需情况发生了变化,山东、河北、河南等省棉田大幅度增加,国内棉花平衡有余。到1984年末根据国务院的指示,把实行30多年的统一分配制度,改为有计划选购。1987_1988年全国棉花歉收,纺织工业由于受内、外销市场需求旺盛的影响,主要产品产量都以较高的速度增长,纺织原料又趋紧缺,全国呈资源紧、缺口大的局面。到1989年由于纺织利润较高,纺织设备生产失控,社会纱锭盲目发展,而棉花生产出现新的徘徊,资源缺口进一步加大,出现了产地层层封锁,保本地纱厂,计划外纱厂采取套购、抢购等手段搞棉花,致使棉花调拨难以按计划保证完成。1991年国家8部委局联合发文,自1991年棉花年度起,对调出省实行奖励政策。

1995年国家贯彻棉花工作省长负责制,棉花按计划调拨供应。1996年后,棉花丰收,纺织工业因受内外销售因素的制约,加上限产压锭,用棉量在减,棉花调拨供应又由计划供应过渡到“国家棉花交易会”的形式。到1999年已形成固定的长年工作的棉花交易会市场。

(二)、纺棉分配

山西省的纺棉分配方式一直同国家保持一致,自建国初期到1996年实行计划分配。1996年后,纺棉分配制度结束,纺织厂自由到棉花产区棉麻公司采购。

70年代全国棉花生产有了较大的发展,调拨纺棉分配纺棉在数量和品级上有了相对的保证。

1982年后,全国棉花产量大丰收,市场呈现产大于销的现象,纺织工业提出了将纺棉分配改为选购棉花。1983年商业部下通知,凡没有列上国家计划的县办厂等,只要具备生产条件,产品有销路,又不冲击国家计划的,经省、市、自治区计委批准,可以安排生产。本省又有河津、平遥等一些纺织厂进入供应分配序列。

1984年末根据国务院的指示,把实行30多年的统一分配制度改为有计划选购,即纺织厂根据国家计划到棉产区棉麻公司选购。

1996年以后纺棉分配计划由全国棉花交易市场或厂商自主协商交易取代,纺织企业可自由到各地棉麻公司采购纺棉。

(三)、民用絮棉

山西省的民用絮棉供应工作由山西省供销合作社联合社所属省棉麻公司负责,供应对象主要是城市、工矿区和非产棉区的居民。

1982年,由于全国棉花获得大丰收,总产量大增,国家决定适当放宽低级棉(絮棉)的管理和供应政策,积极扩大销售,并要求全国各地不准减少絮棉供应。

1984年,国务院批转《商业部关于临时免收布票和明年不发布票的请示》,实行敞开供应。市场絮棉供应品种出现了高级棉即以原棉一级、二级棉花为原料生产的絮棉或被、褥套供应市场,并敞开销售。

(四)、棉花储备与安全管理

建国初期的棉花储备由国家储备局负责,是战略储备物资。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对储备库和储备棉花的管理制定了严格的管理制度和保卫制度。1978年发布了“棉花储备库管理办法”,1982年又发布了“棉花储备库管理条例”,对储备库管理做了修订。棉花储备库的建成,对于缓和仓库紧张,加强棉花调拨计划性,以丰补歉,调剂余缺,起到了蓄水池的作用,为当时的经济建设做出了贡献。

1980年以后,棉花连年丰收,产地储棉量大,占压场地和资金,而原有的棉花储备库已全部饱和,给棉花收购工作造成困难。因此,1982_1985年,国家储备棉安排在产地储存。即当年收购的棉花平衡有余的部分转为国家储备。储备棉花资金由国家财政拨款改为向银行贷款,即由储棉单位向银行贷款,专款专用,入库付息,每季结息一次,由中央财政负担利息。这样储备棉花的办法由战略储备变成了保护农民利益、保证工业生产和市场供应的重要调节手段。

随着国家政治经济形势的变化,60年代所建的棉花储备库因建在山区,交通不便,给出库、入库都造成了一定困难。1983年和1984年国务院又决定在交通方便的铁路沿线和主要产棉区建设一批棉花储备中转库。山西在原有的棉花接运站和直属库等地又扩建成了十处有大型库房的中转库。

供销社及棉麻经营部门始终把棉花安全工作放在首位。1985年进一步提出“一手抓生产、一手抓安全”的方针。198651日,在全省棉麻经营系统创造性地提出开展以防火为中心,以创建“四好、四无”(即服务思想好、保管养护好、指标完成好、安全生产好;无火灾、无盗窃、无霉烂虫蛀鼠咬、无差错事故)仓库为内容的“千日安全无事故”活动,创造了连续多年无事故的成绩。省棉麻公司系统强化干部职工安全教育,增强防范意识,至2006年末,已连续实现7个“千日安全无事故”,自20075月份起,正在进行第八个“千日安全无事故”竞赛活动。在过去的七个“千日安全无事故”竞赛活动中,全公司系统组织防火知识培训达15000余人次;各分公司、站、库、厂共编写墙报和简报1000余期;刷写标语2000余条;订阅各种消防报刊1500多份;印刷和购买消防书籍3000余本;购买消防录像带、光盘200盘,巡回放映500余次。并组建一支比较专业的消防队伍,定期开展消防学习和比武。全系统涌现出75个先进集体,220名安全消防先进个人。

(五)、棉花供应价格

我国的棉花供应价格,在1978年前,纺棉供应价格随收购价提高而调整。

19788月份以前,山西省的供应价为120.50/50kg197881以后调整为133.40/50kg

由于1979年和1980年收购价两次提高,国家于1980年调整棉花供应价格,山西省标准级皮棉供应价为173.50/50kg,当年取消了财政补贴。

1982年以后北方棉区棉田面积大幅度扩大,棉花单产、总产大幅增加,市场供应出现产大于销的局面。1985年国家下达严格执行棉花供应价格的通知,全国标准级皮辊棉,供应价为172.00/50kg。纺棉由统一分配制度改为有计划选购。1986年由于棉花连年丰收,全国有21个省(市)棉麻公司不再经营省际间的纺棉调拨业务,商业部撤消了国内省际间棉花调拨价。

1989年,国家两次调整棉花收购价,供应价格相应调整为202.00/50kg225/50kg,另加衣亏8.20/50kg

1990年,新棉上市起,收购价由标准级皮辊棉236.42/50kg提高到300/50kg,提幅26.89%。当年91日起,提高供应价由标准级皮辊棉每255/50kg提高到329/50kg

1992年国家调整棉花购销工作有关政策,改革棉花流通体制,当年棉花收购政策基本不变,各地在完成本年度定购数量和储备棉收购数量后,可以放开棉花市场,收购安排最低保护价,下浮在基价基础上不可超过10%

1994年,国务院对供应价做了调整,199411起,不含增值税,供应价县级为329.45/50kg,二级站334.02/50kg199451起,不含增值税,供应价县级为328.02/50kg,二级站333.02/50kg199411起增值税按17%执行;199451起增值税按13%执行。1994年新棉上市起提高棉花收购价,标准级皮辊棉为含税607.76/50kg,二级站供应价613.50/50kg

1995年,国家调高棉花收购价,自199591起,产地县标准级皮辊棉供应价含增值税861/50kg

199691起,棉花供应价由中央管理的政府定价改为中央管理的政府指导价,即由国家规定中准价及浮动幅度,具体成交由供需双方在规定的浮动幅度协商确定。1996年中准价一级站855/50kg。,二级站861/50kg。,允许上下浮动4%1997年扩大供应价浮动幅度,由4%扩大到6%199610月,《国家棉花交易会实施细则》发布,纺棉供应向交易会制度发展。

1998年,国家调整收购价,收购价由政府定价改为政府指导价,当年指导价为标准级皮辊棉650/50kg。供应价要求顺价销售,棉花价格全部放开。

絮棉的供应零售在50年代以后,长期没有变动,由于棉花收购价格几次提高,形成购销价格倒挂,造成政策性亏损。这种政策性亏损主要由棉花经营部门承担。1979年和1980年提高棉花收购价格时,对这两次提价部分,分别由省财政和中央财政给予定额补贴,平均每50kg絮棉补贴24元。由于定额补贴过低,棉花经营部门仍承担部分政策性亏损,实行定量供应。

1983年,絮棉敞开供应后,零售价格也作了适当调整。28个省会市场的六级絮棉零售价格平均每0.5kg0.89元提高到1.22元,提高幅度36.2%。国家仍然承担部分财政补贴。

1984年,国家批转《商业部关于临时免收布票和明年不发布票的请示》,絮棉不再凭票供应,实行了敞开供应。

1990年,国家财政部向国务院请示取消絮棉价格补贴得到批准,从19904月起全部取消絮棉补贴,絮棉供应价顺价销售,市场全部放开。

棉花、麻类商品

一、棉花购进

1971-1980年间,山西棉花生产出现了不稳定局面,多数年份产量下降,一直处于徘徊状态,产量低而不稳,逐渐滑坡。

1981年以后,国家实行粮棉挂钩和奖售政策,棉农的积极性空前高涨,加之推广应用了一些适用的植棉科学技术,棉花单产和总产及收购量都有新的提高。1982年棉田面积333.6万亩,收购量达到11790kg,创历史最高记录。1984年,全省棉花种植面积为328.32万亩,亩产40.5kg,总产创历史最高水平,达13310kg,收购9800kg

1985年,我省棉花再度滑坡,1986年植棉面积下降到140万亩,比解放初期1949年的144万亩还少,收购量只有5945kg1986年—1990年是山西棉花生产恢复发展的重要时期。到1990年,棉田面积恢复到195.51万亩,棉花收购量增加到8861kg,首次完成了国家合同定购任务。1992年,山西省爆发严重的棉铃虫灾害,随后几年,又连续遭受春旱、夏涝、秋霜冻等各种自然灾害的打击,产量又陷入低谷,收购量下降到4776kg

1994年以来,国务院根据棉花生产、流通、消费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制定了一系列政策,既保护了棉花产区和农民的生产积极性,满足了纺织用棉和其他用棉的需要,也增加了国家储备,棉花总的形势趋于好转,1995年全省共收购棉花4750kg。但从1995年下半年开始,由于国际、国内纺织品市场疲软引起的棉花调销困难,压库严重,纺织行业和棉麻企业效益下降甚至亏损的情况愈演愈烈。1998年,为了调控棉花供求总量、理顺棉花产供销关系,优化农业种植结构,保持棉花生产健康稳定发展,国家决定适当降低棉花收购价格。

2001年起,棉花收购受国际、国内市场的影响加大,植棉面积、棉花价格再次呈现出波动和起伏。


附:19492006年全省棉花收购量(见表)

山西省棉花收购情况统计表

单位:万担

年度

收购量

年度

收购量

年度

收购量

年度

收购量

年度

收购量

1949

23.9

1962

78.7

1975

137.3

1988

152.7

2001

134.5

1950

47

1963

126.0

1976

122.4

1989

154.1

2002

122.6

1951

93.9

1964

166.9

1977

138.9

1990

177.2

2003

174.4

1952

141.3

1965

205.1

1978

132.2

1991

181.7

2004

180.8

1953

143.5

1966

161.9

1979

125.8

1992

95.5

2005

145.9

1954

142.9

1967

162.2

1980

142.7

1993

50.4

2006

180.0

1955

130.8

1968

135.4

1981

121.7

1994

82.4

1956

138.4

1969

174.6

1982

246.8

1995

95

1957

184.9

1970

159.3

1983

162.3

1996

50.3

1958

220.7

1971

128.6

1984

203.9

1997

35.4

1959

188.0

1972

89.1

1985

123.2

1998

76.3

1960

89.4

1973

164.0

1986

118.9

1999

35.0

1961

100.2

1974

138.0

1987

147.2

2000

74.4


二、棉花销售

在计划经济时期,棉花销售主要是根据国家计划,统一调拨供应给各纺织厂。1961年,全国供销合作社会同纺织部制定了棉花调拨供应办法,1978年和1981年,又分别对这一办法进行了修改,使棉花调拨供应工作更趋完善,各地供销社棉麻公司严格执行国家计划,同有关部门密切配合,保质保量按时完成了任务。

1982年以后,棉花供需情况发生了变化,山东、河北、河南等省棉田大幅度增加,国内棉花平衡有余。到1984年末根据国务院的指示,把实行30多年的统一分配制度,改为有计划选购。1987-1988年全国棉花歉收,纺织工业由于受内、外销市场需求旺盛的影响,纺织原料又趋紧张。1989年由于纺织利润较高,资源缺口进一步加大,计划外纱厂采取套购、抢购等手段搞棉花,致使棉花调拨计划难以完成。1991年棉花年度起,对调出省实行奖励政策

1995年国家贯彻棉花工作省长负责制,棉花按计划调拨供应。1996年后,棉花丰收,纺织工业因受内外销售因素的制约,加上限产压锭,用棉量大减,棉花调拨供应又由计划供应过渡到“国家棉花交易会”的形式。到1999年已形成固定的长年工作的棉花交易市场。

2000年后,供销社棉花企业的经营,逐步走向市场化,变成由市场供需决定购销价格和购销数量,各地供销社棉麻公司成为棉花市场上的竞争主体


附:1949-2006年全省棉花销售情况(见表)

全省棉花销售情况统计表

单位:万担

年度

调入量

销售量

期末库存

1949

25.14

26.57

32.19

1950

59.13

49.04

7.92

1951

95.64

82.17

13.95

1952

160.79

136.74

20.20

1953

145.08

133.64

21.12

1954

143.59

129.06

18.92

1955

131.88

111.98

28.97

1956

138.74

129.17

23.76

1957

185.31

170.58

24.75

1958

222.94

216.32

58.78

1960

89.42

77.30

15.87

1961

100.18

90.86

15.87

1962

78.73

79.42

10.25

1963

127.31

110.33

64.22

1964

204.85

137.10

64.22

1965

216.90

41.92

1966

182.52

24.81

1967

176.73

70.61

132.93

1968

137.11

91.38

161.29

1969

188.15

229.50

105.39

1970

179.45

235.98

38.09

1971

147.54

156.22

22.80

1972

160.98

154.68

11.60

1973

218.21

171.74

50.03

1974

171.47

139.69

67.69

1975

172.38

159.75

63.77

1976

134.06

146.61

27.20

1977

162.12

163.07

15.94

1978

177.58

163.07

23.94

1979

202.05

185.15

24.41

1980

223.07

184.80

43.93

1981

207.20

187.53

44.31

1982

269.43

233.90

62.47

1983

238.34

215.43

72.05

1985

154.58

219.14

108.06

1986

171.85

144.15

113.39

1987

216.70

189.68

143.41

1988

184.64

174.15

137.72

1989

163.18

154.19

124.98

1990

189.08

212.34

154.99

1991

259.35

253.55

139.01

1992

169.14

247.97

58.47

1993

142.15

136.72

21.78

1994

129.59

111.95

45.00

1995

192.56

150.88

55.29

1996

72.27

77.30

25.20

1997

88.79

40.48

35.91

1998

60.27

26.69

77.34

1999

74.00

23.05

115.14

2000

192.45

130.80

169.95

2001

238.52

84.47

159.33

2002

72.23

51.68

169.12

2003

103.12

99.23

146.75

2004

90.03

86.03

148.52

2005

107.58

103.58

111.96

2006

91.34

85.34

85.28


:①表中1991年以后调入、销售、库存数量为省棉麻公司系统计划年度数字

②缺1984年数字

二、麻类制品

山西省的麻类品种主要是大麻和黄、红麻3种。麻皮是轻工业的重要原料,新中国建立后,1956-1982年国家列为计划收购物资。

(一) 生产

麻类在山西栽培历史悠久,早在帝尧时期即“种树麻、菽”。唐开元年间(674-741)即“赋布、麻”。麻类在山西分布较广,大部分县、市都种有大麻,其中以长治、长子、广灵、沁县、和顺、长治市、忻州市、临县、黎城、方山、左权等11个县市种植面积大、产量高、质量好。黄、红麻主要分布在平遥、介休、怀仁、应县等少数县的盐碱下湿地,播种面积较小。

建国初期,全省麻类种植面积较高。其后,由于受粮食生产和市场供求的影响,种植面积和产量变化较大,呈逐年下降趋势。到1985年,全省麻类种植面积为5.4万亩,总产0.38万吨,亩产70kg,在化纤和塑料产品的竞争中,麻类生产进一步萎缩。1990年,麻类种植面积减少为1.43万亩,总产仅为104.8吨。此后,各县的供销联社就逐渐收不到麻皮,各有关机关单位也彻底放弃管理麻产业和麻研究,转而大搞蔬菜大棚。

(二) 购销

50年代,山西省麻皮收购增长较快。1950年,全省收购大麻0.79万吨。1954年上升1.36万吨。60年代收购量一般在0.25-0.3万吨左右,开始呈下降趋势。其中1957-1960年的四年间本省大麻出口0.36万吨。70年代后,下降幅度较大,到1986年全省仅收购0.19万吨,只有1954年的七分之一,1988年以后,随着麻类产品的滞销,山西省供销社棉麻经营系统对麻类经营进行调整,不再经营麻皮,改为经营麻制品。

  • 延伸阅读

市县动态

总社要情

文件通知